当前页面:极橙儿童齿科 > 团队介绍

三位极橙大叔是 ......

 

 

极橙的三位大叔原本是一家公司的同事,2015年初,他们辞职创业,下边是他们三个的成长故事。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经历,但好像又都有点相似,大概都是那种不甘寂寞想要折腾的人吧! 是啊,总是要有点反常的东西,才会选择创业这条路。



 

我把自己的人生分成4个阶段:

 

? 无忧无虑的祖国花朵

? 蒙圈的愣头青

? 踌躇满志的“成功人士”

? 闷头走路的轻熟大叔

 

? 无忧无虑的祖国花朵

我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253医院。出生时的体重9斤3两,据说打破了医院的记录。从小脑袋就大(主要是长),我爸形容我哭的样子,“像一个中间被咬了一口的大黄瓜”。大黄瓜……黄瓜……瓜……

 

老塔六个月的时候……头确实大……而且长……

 

老塔的周岁照……妈妈说我长大以后眼睛变小了

 

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大我十几岁,我是家里的baby。所以我从小觉得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有点像我的爷爷奶奶和叔叔阿姨。我的儿童时代很快乐:我父母在我面前几乎没有红过脸,家里的每个人都对我关爱有加,甚至有点溺爱。这样的经历,让我对“快乐”与“和谐”,有着格外多的需求。不论在家,还是在公司,我都试图营造一个开开心心的氛围。

 

我从小被告知这是我未来“找对象”时候用的照片

 

从小学到中学我学习都挺好。高中之后更是越来越好,从班里第一到年级第一,到最后被保送到清华(全省一共六个)。我当时还是学校篮球队队长,在同学中人缘也不错,于是很自以为是。到什么地步?比如对于未来,我的想法不是我适合干什么,而是在考虑“我到底是去军队里做个将军呢,还是做科学家拿个诺贝尔奖呢,还是从政当总统呢?” 哈哈哈,现在想起来狂妄到可笑……但是我当时真的这样以为。直到上了大学。

 

高三的时候对篮球是真爱

 

? 蒙圈的愣头青

信心满满地来到了大学,想“再创辉煌”。结果第一次期中测验就给了我一记闷棍:“高数”60分把我打回了原形。分数低到我都不敢去打听自己到底排了多少名。然后我就拼命努力了一年……结果在31个人的班里,我排第16名……终于见识了远不如我努力的人成绩就是比我好,和明显比我聪明很多的人还比我努力。

 

军训的时候同宿舍的几个哥们……这帮兄弟可能是我大学最大的收获

 

很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不是学理工科的料,大学在浑浑噩噩中度过。回想大学这几年,最大的感悟就是:如果你觉得自己很牛,那么多半只是因为你没见过更牛的人罢了。

 

 

 

 

运动会的时候参加跳高比赛……特别喜欢在空中“飞”的那种感觉

 

实在不想就这样混下去,于是突击了GRE和TOEFL,然后以全班倒数第五的成绩,在哥哥的资助下,勉强出了国。但还是去读自己不喜欢也不擅长的工程。毕业以后,为了能留在美国,只能勉强自己做不喜欢也不擅长的工程。勉强在一个小镇上找到一份工程师的工作,勉强坚持。每天下班前的15分钟都是看着表熬时间,真正体会了度日如年。这几年最大的感悟是:做自己不喜欢不擅长的事情很痛苦。

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很想跳出自己原来的人生轨迹。读MBA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路。于是花了一年时间发奋准备GMAT,考了770。又准备了半年essay,终于被斯坦福录取。

接到录取电话那一瞬间,高兴得手都麻了。觉得人生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

? 踌躇满志的“成功人士”

本科时期经历过被牛人各种碾压,在商学院里终于不再那么介意周围一堆牛人。按照自己的节奏,根据自己的追求,我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一切:理论、案例、知识、见识、眼界……

毕业以后加入了财富500强,作为高管被派回国,拿着global pay,管着一个大团队,生意蒸蒸日上,深受总部赏识……似乎真的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成功人士”。


 

曾几何时特别想做个大公司的CEO然后上财富杂志封面

 

然而内心深处,总有个挥之不去的声音:你到底追求什么?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一方面我似乎“享受”那种成功的感觉,但另一方面,我又很难想象自己在大公司的环境里长期做下去。不是说大公司不好(事实上我的老东家是一个很优秀的企业),而是自己似乎并不真正适应和喜欢那种工作方式。而且总是会怀疑,我作出的成绩,到底有多少是因为我,有多少是因为公司提供的平台呢?

我到底追求什么,我也不知道。然而我知道在大公司里爬管理楼梯不是我想要的。我还是想证明自己,还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能量。想明白这个,我意识到,创业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了。

就这样,我离开了熟悉而舒适的大公司,开始了创业生涯。

 

? 踏实走路的轻熟大叔

创业的起步很顺。我和高大卫和YUN博士说了我的想法,他们都很感兴趣。我们几个辞职出来,很快就拿到了真格基金的投资,许多熟人都纷纷表示看好和祝贺。那一刻,觉得自己似乎就是下一个马云。

然而现实总能很快让人清醒。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原来在大公司里积累的经验,几乎只在大公司这个环境里有效。理想中的创业是“扬帆起航,乘风破浪”……现实是,我站在海边,看着脚边的几根木头和几条绳子,意识到其实自己根本不懂造船和航海。

就这样跌跌闯闯地坚持了两年。这两年踩了许多坑。在人上,在事上……被客户批评,被合作伙伴质疑,被供应商欺骗,被投资人拒绝……然而踩坑也有好处。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人老实和踏实。逐渐发现自己“装”的需求少了很多,而且意识到自己原来真的是相当能“装”。装来装去,往往骗不了别人,倒是把自己骗了。

创业的路是不断探寻“真实”的路。既包括对外:寻找真实的需求,解决真实的问题,赚真实的钱;也包括对内:面对真实的欲望,体会真实的情感,认识真实的自己。

创业依旧艰苦,内心依旧焦虑,但是偶尔有了享受的感觉。创业给我的最大享受,就是我心里想的、嘴上说的、和实际行动做的,几乎可以保持一致。

不惑之年,回头看创业的两年,觉得好像自己一生都在为这一刻准备(想到乔帮主说的connecting the dots)。不论是读工程带来的严谨还是读MBA带来的眼界,不论是我在美国读书的经历还是工作的经历,不论是在大企业里管理团队的经验还是在小家庭里和两个娃“作斗争”的体会,不论是我的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还是后来的环境对我的改变……

我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尽情做自己的工作。极橙儿童齿科,一个用游戏化方式帮孩子快乐看牙的地方,一个靠爱心和耐心创造价值的地方,一个可以使劲儿发挥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地方,一件充满挑战充满未知、很有趣也很有意义的事儿。外加一群超可爱的创业伙伴。这难道不就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工作吗?

 

我们三个在火车站接到融资消息后买了青岛啤酒庆祝并找路人拍照留念

 

老塔最喜欢的三人合照

 

在加州海边……开心一刻

 

这张配合得特别好……我们工作中也是如此~


 

 

 

小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问大家长大了想要当什么?有的同学写科学家,有的写飞行员,有的写医生,有的写警察……我写的是当企业家。也许是浙江浓厚的经商氛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当一个企业家成为了我心目中最酷的职业。年纪稍微大一点看电视,伙伴们看林志颖看周慧敏,但是我最喜欢看的却是鲁冠球,是宗庆后。那种白手起家开创一番商业帝国的感觉让我深深着迷。长大后离开家乡读大学,有好几次,邻居办企业想把我家的几亩土地买走,但是我那一介普通农村妇女的母亲怎么都不肯卖,她说,地要留着,总有一天她儿子要回来办厂的。

 

从左到右分别是:我,妈妈和弟弟

 

浙江的老家靠海,土地都是填海造田来的,盐碱重,种不成水稻,只能种种棉花大豆。我爸爸说他年轻的时候(80年代初),坐火车来上海,在上海的街头和公园剪那些树木的枝桠,装两个大麻袋带回家,插在长不成水稻的盐碱地里培育成花卉。由于没什么别的生计方法,家家户户都开始种花卉,最终把我们那里种成了花卉之乡。

 

到了80年代后期,叔伯舅舅们,都是在小学未曾毕业的文化基础上,自学塑料模具设计制造的知识,给上海的国营大厂配套别人不愿意做的螺帽齿轮,直到开始做电风扇电暖器饮水机等产品,把家乡做成了中国著名的家电之都,做出了先锋公牛方太这类的大企业。

 

高中毕业照

 

等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去哈工大学了机械工程这个专业。比起父辈来,至少我会是一个科班出身的工程师了。等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又挑了一家日本的家电企业来作为我第一份的工作,想着总有一天我要回到家乡,在我妈妈给我留的土地上,办起属于我自己的企业。

 

 

读大学期间

 

时间飞逝,转眼大学毕业很多年,我留在了上海。后来又去中欧读了MBA,进入了口腔这个行业,与老塔和YUN博士做起了同事。有一天,老塔问我愿不愿意一起创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时,我想都没想就说我愿意。

 

为什么不呢?也许我再也回不去浙江老家办一个我妈妈心目中的家电工厂了。但是当一个企业家,去开疆裂土,去开创一番事业,却依然是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酷的职业,是我认为我这一辈子最应该在的位置。

 

2015年的春天,从公司辞职后,我和YUN博士从上海开车一路向北,来到天津。在准备来天津办极橙第一家诊所之前,我从来没有来过天津这个城市,从来不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消费习惯。就这样误打乱撞来到了天津,租了房子,住了下来。从一个天津仪表厂的老厂房开始,磕磕绊绊办起了我们的第一家店。

 

开车去天津的路上

 

一开始,我们没有想做儿童齿科,而是只想用儿童来导流,带来儿童背后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然后,做着做着,孩子背后的家长没来多少,极橙看儿童的名声倒是传了出去。越来越多的家长带着孩子来找我们。

 

这时候,我们发现,原来有那么多孩子找不到看牙的地方,原来不是每家诊所都愿意温柔耐心地来对待孩子的,原来这个行业里面还有一个这个大的未被满足的需求——一个孩子不害怕的看牙的地方。

 

开车去天津的路上

 

于是,在我们开始筹办第二家店的时候,我们打定了主意要做一家专门的儿童牙科诊所。虽然无数的同行提醒我们,儿科导流还可以,但是只做儿科的话,你们会被饿死的。

 

也许是。

 

但是,这个市场上有个巨大的需求,却没有人来满足。如果这个都不能成为我们做一家企业的理由的话,我想不出来还有其他什么是创办一家企业的必要条件了。

 

前几天坐地铁给一位领着孩子的家长让座,孩子在哭,爸爸在安慰,说一会儿看牙不疼的,不要害怕。等我告诉他我们的诊所就是专门让孩子不害怕地看牙的时候,他几乎是见到救星地问我,你们开在哪里,我们马上就去。

 

这一刻,我觉得这个方向做对了。能够解决一个问题,满足一个需求的感觉真好,它让你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

 

曾经,在我没有创业以前,有时候从梦里醒来,会觉得虚度光阴,会恍惚自己为什么到了这里;但是创业以后,却从来没有这种时候了。创业虽虐,但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感觉真好。

 

 

 

我出生在甘肃一个小县城的工厂里,厂子是从兰州迁到县城郊外村庄的大山边的。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来自天南海北,操着各地的方言,有着不同生活习惯的人们都融合在这个小工厂里。那个时候,工厂和县城就像两个社会。在资讯不发达的年代,山东婆婆、上海阿叔、四川阿姨都是我们小孩子充分了解外界的渠道。

 

爸爸在工厂的经销科工作,常常出差。不管他多晚回家,我都会跳下床翻爸爸的包包,看有没有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带回来:一块飞机上配餐的黄油块、一根火腿肠、一本童话书、一张外地城市的交通图……好多东西在当时的县城里是买不到的。爸爸有时候也会带上我走南闯北,我常常会因此兴奋好多天。

 

现在想来,小时候开阔眼界的经历非常重要。我一直觉得正是因为爸爸,我才开拓眼界,不断见识新鲜事物,才不至于因为地域的限制而与城市的小朋友拉大差距。很多年后,一旦工作没有了新奇和有趣,我就会试图寻找框架外的新鲜玩意,就像小时候翻爸爸的旅行包一样。创业的原始驱动可能来源于此吧。

 

 

大山边的厂子弟学校,我的小学初中在这里度过,校园内唯一的娱乐设施是乒乓球台

 

仅有的商店有明显计划经济时代的烙印

 

外公家是当地有名的医学世家,到了妈妈一代已经是第五代。受西医教育的外公50年代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的县医院创立了手术室;而妈妈继续传承外太爷传下来的传统中医。济世救人,锄病扶弱从小就不断萦绕在我们小一辈的耳边。

 

到我们这一代,受家庭氛围影响,又有好多兄弟姐妹学医。现在我们的大家庭里有中医科的、妇科的、骨科的、泌尿外科的、心内科的,普外的。还有我,选择了华西口腔学习牙科。专业如此齐全,以至于后来很多朋友开玩笑说我们家可以自己开一个综合医院了。

 

医学是一门需要海量专业知识储备与经验积累的传统学科,天然就和枯燥、繁重、稳定、踏实这些词汇联系在一起。我努力在这个经典传统的学术世界中翻一番旅行包,寻找新奇有趣的东西。于是,从成都到明尼苏达,从上海到香港,临床、科研、培训教育、市场支持,去这个学科相关的领域探索,去尝试陌生的工作。最终,我选择了创业,在更自由广阔的天地,探索与发现新的世界。

 

 

这张照片中仨博士,四硕士,有三个是医生

 

母校华西口腔是中国现代口腔医学发源地

 

我们的创业从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办牙科诊所开始,这是一个在废墟中从零开始的牙科全科诊所。

 

 

第一家极橙从天津的这里开始,真的是一个大坑

 

建成后,温暖舒适的天津极橙

 

创业过程中时刻发生着自己意料之外的新奇,有的陌生、有的可怕、有的有趣。这两年就像是在黑夜探路,探一片亮一片,有过曲折也踩过坑,但探寻的过程很有意思。亮的地方越来越多,路越来越清晰。

 

跟绝大部分诊所一样,最初我们希望多来些种牙的客户,矫正的客户,这些是所谓的“大单”。然而,或许是团队特有的简单欢乐的气质,和天然对孩子的爱心和耐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小朋友来看牙。

 

很多小朋友是之前在看牙时不太配合,医院或其它诊所不愿意看,妈妈试了很多地方找上门的。也有之前被过度强迫留下心理阴影的孩子。看着妈妈们焦急的眼神,和越来越多被排斥的有好多蛀牙的小朋友,我们发现这是个很大的痛点。

 

我们一开始就有个理念,孩子的心理健康与生理健康一样重要,所以耐心的引导与互动非常关键。我们从手足无措、无助、挫败,到慢慢的能引导小朋友接受治疗、建立爱护牙齿的好习惯。孩子脸上的微笑让我觉得,创业除了有趣与新奇,还可以是做一件对客户、对行业有意义的事。

 

于是,我们决定为孩子们专门打造一间诊所,一个他们喜欢的、可以把看牙当作做游戏的诊所。除了看好牙还可以寓教于乐地学习牙科知识,建立长久的,终身受益的好习惯。

 

相信跟充满童真和想象力的孩子以及团队一起,我也会在牙科的旅行包里不断发现新的礼物。当然,我更期望像小时候出差的爸爸一样,给极橙的孩子们创造一个又一个新奇有趣的玩意儿。极橙儿童齿科对我来说,就是那个睡得迷糊也要开心蹦下床探索的爸爸的旅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