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面:极橙儿童齿科 > 公司介绍

 

我们三个,从第一次有创业的念头到今天已经整整三年了。下边的文字,算是一个小结,因为今天的我们,有点重新开始的意思。

 

我们三个创始人在2015年初辞职创业,一心想打造一个“去医疗化”的“家庭牙科诊所”。创业之初就获得了徐小平老师真格基金的天使轮投资。通过半年的努力,诊所真的被我们折腾出来了。有客户评论说,“颜值高得不像诊所”。

  • 天津诊所门口外立面

  • 前台区域:洞洞墙代表奶酪、吃和笑脸

  • 成人等候区:让人放松下来喝杯咖啡的地方

  • 一块可以乱画的黑板:给孩子自由

  • 儿童休息区:空间里的空间

  • 医疗区走廊:简单干净明亮

我们给自己起的名字叫“极橙齿科”,因为希望我们的诊所能用“极致的真诚”赢得大家的信任,也能像橙子那样天然,可口,充满活力。我们的slogan是“大口地吃,咧嘴地笑,甜蜜地吻”,因为我们觉得牙齿的健康真真切切地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

 

可是……

 

 

 

我们的诊所设计赢取了许多奖项,客户对我们评价很高,诊所的业务也越来越好,但是有一个问题却始终困扰着我们:小客户的看牙体验。 诊所温馨的环境和温柔的服务态度,吸引了很多儿童客户。有些儿童可以轻松地完成治疗,而有些儿童从进门开始就非常抗拒。进诊室、上牙椅、张嘴……这些原本很简单的动作,每一个都变成了难题。有的时候,医生护士家长齐上阵,威逼加利诱,甚至还要摁住胳膊腿,才能勉强把治疗做完。有的时候,孩子哭闹很久,不论我们如何安抚,最终还是无法配合;于是我们只能很不好意思地告诉家长,很抱歉,我们这里没法帮您孩子看牙。整个流程下来,小孩哭、大人烦、医生累……感觉所有的人都是输家……每次听到孩子或惊恐或绝望的哭喊,看到大人或烦躁或失望的眼神,我们就在想,肯定有哪里不对。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服务孩子?

 

 

常规来讲遇到不能配合的孩子,有两种解决方案:束缚治疗和全麻下治疗。

束缚治疗,说通俗点就是把孩子用束缚板捆起来做治疗。在特定的情况下,这种治疗有它存在的意义。但是可以想象在违背孩子意愿的情况下,强行捆绑半个小时并强行把口腔撑开进行治疗,给孩子带来的心理感受会是怎样。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会导致孩子对牙科诊所乃至所有医疗机构产生心理阴影,甚至导致牙科恐惧症。

 

 

全麻治疗也就是通过药物作用,让儿童在无意识状态下完成治疗。在全身麻醉状态下儿童不能正常地自主呼吸,需要经过口或鼻插管来配合复杂和长时间的治疗。

 

 

 

 

有三本书深刻地影响了三位大叔的思考,《Building a no fear clinic》,《行为管理》,《儿童牙科》。读完这三本书,三个大叔思路大开。突然发现其实儿童牙科里的很多问题都是有答案有科学的。读书还不过瘾,三位大叔决定去代表世界牙科发展前沿的美国去考察学习。

 

美国行- Dr. Pike诊所的朝圣之旅

 

第一个想去的就是Dr. Pike在美国波特兰的诊所。按照书上留的联系方式,我们厚着脸皮给老人家写了封信,问他是否可以参观他的诊所。可是我们和他素昧平生,他会接受这么几个来自一万公里之外的不速之客的请求吗?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了。而且还热情邀请我们去他家晚餐!

 

但是……
也许是好事多磨,我们顺利到达波特兰,却遇到了四十年一遇的大雪。一尺多厚的积雪让学校停课、单位放假、高速封路。我们赶紧和Dr. Pike通了电话,他说: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诊所明天关闭,所以不会有病人;好消息是,我有一整天时间可以给你们仔细讲讲我们是如何运营儿童牙科诊所的。于是第二天我们真的在诊所学习了整整一天。Dr. Pike毫无保留地把他40多年积累的经验教训传授给我们:从大原则到小技巧,从疾病到心理,从工具到流程,我们问了许多问题,也学到了很多。

 

 

如果之前我们对儿童牙科还仅仅是停留在好奇层面的话,现在我们对于真正为孩子们办一个优秀的儿童牙科诊所,已经上升到了使命感的高度:我们见过太多因为害怕而无法看牙的孩子,我们见过太多因为被强迫而惧怕甚至痛恨看牙的孩子,而我们意识到,there is a better way.

 

美国行- 大开眼界的费城之旅

历史悠久的高等学府

离开波特兰,我们又去了费城著名的Temple University。天普大学曾在1979年授予邓小平荣誉法学博士学位,是迄今为止唯一授予中国国家领导人荣誉学位的美国大学。从天普大学牙学院的各个学科系主任,到费城地区的数家牙科连锁,我们参观走访了许多不同风格的医院和诊所。

 

 

长得不像牙科诊所的牙科诊所

除了天普大学,给我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一个叫Cavity Buster(蛀牙消灭者)的儿童齿科连锁。他们是费城地区最大也最成功的儿童齿科,有7个门店,30多年的历史。与Dr. Pike诊所相对简约的风格形成巨大反差,Cavity Buster的旗舰店一进门让人有下巴掉下来的冲动。老爷车、游戏机、壁画、彩灯、各种造型让人目不暇接,几乎忘记这是一个牙科诊所。

 

 

在和Dr. Bressler两兄弟交谈的过程中,我们意识到,这又是完全另外一个思路。用夸张的视觉元素让孩子忘记自己在看牙,从而达到降低焦虑提高配合的目的。 在离开费城的前一天晚上,Dean Ismail邀请我们一起晚餐。我们提出希望Dean可以做Chairman of Orange Dental International Advisory Board(极橙齿科国际顾问委员会主席)。他欣然应允,而且答应会再帮我们推荐几位不同背景的优秀医生加入这个顾问委员会。

 

 

 

对儿童牙科的探索,越研究越有趣,越研究越想钻研下去。结束了美国两个星期的行程,在回国的飞机上,我们激动地讨论了七八个小时:儿牙的特点,行业的发展趋势,和我们自己未来的方向。讨论的结果:我们决定专注做好一件事,建立一个能“帮孩子快乐看牙”的儿童齿科诊所。

中国有上亿儿童患有龋齿。尽早开始预防及治疗,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而低龄儿童对于“看牙”的恐惧,成为最大障碍。我们认为,对孩子最好的教育,不是依靠权威的说教,而是借助游戏的引导。通过把“看牙”嵌入到游戏中,让孩子主动地接受治疗,我们帮助孩子建立对于口腔保健的积极态度,从而让孩子受益终身。

 

 

我们的Pre A轮投资者分享资本也非常支持我们的决定。回到上海,我们立刻开始筹备上海首家极橙儿童齿科。 首先,我们确定了自己的What / Why / How(做什么/为什么做/怎么做)。

 

我们只想做好一件事:帮孩子快乐看牙。

 

因为孩子的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同等重要。在给孩子提供高质量的口腔治疗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帮助他们建立对保护口腔健康的积极态度,这样才能让孩子受益终生。

 

游戏化看牙。孩子天然喜欢游戏。我们把治疗的步骤嵌入到游戏的流程中,用游戏化的方式帮助孩子降低焦虑,提高配合。我们不依赖强迫和恐吓。

 

把游戏化做到极致:App与绘本

我们决定借鉴迪士尼的方式。来诊所前,先通过绘本和游戏App的方式让孩子熟悉看牙的环境和整个流程;来诊所后,再通过一个游戏,让孩子在“闯关打怪”中完成看牙流程。该给我们的绘本和游戏设定一个怎样的主题呢?在仔细比较了几个可能性之后,我们决定选择太空主题。充分利用牙科诊所仪器设备天然的科技感,并且调动孩子探索世界的积极性。为了给孩子们身临其境的体验,我们所有的视觉元素,从诊所装修,到人员服装,到一张纸都会严格遵守这个主题。我们从英国找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软件设计团队PogoLab/Flying Hammer,由他们帮助我们完成绘本和刷牙App的制作。

 

极橙自己的卡通人物形象……猜猜哪个是医生

 

我们幸运地找到一个获得过儿童友善空间规划国际首奖的建筑设计团队——Peng Arichitects(张朋千建筑设计咨询)。主设计师,Peng是一位美国建筑师,并具有LEED (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绿建筑认证师资格,他将会带领团队全方位确保我们使用的是符合标准的绿色材料,为儿童营造一个更健康更绿色的医疗环境。

 

下面就是Peng Architects帮我们设计的诊所装修效果图:

  • 门头:去往橙子星球的火箭要发射啦!

  • 门头:去往橙子星球的火箭要发射啦!

  • 门头:去往橙子星球的火箭要发射啦!

  • 门头:去往橙子星球的火箭要发射啦!

 

就像下面我们的新logo所传递的那样
希望我们能保持“极致的真诚”
同时还增加一些天真和童趣
希望我们的诊所可以帮助大朋友和小朋友一起享受看牙。